4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太孙 > 第三章 出京,出京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章 出京,出京

小说:回到明朝当太孙作者:夜袭储秀宫字数:10160更新时间 : 2013-01-01 00:11:15
    经过父亲来,这一打岔,朱允熥已经想明白了这一次的案子无论是否有问题,他都该向更多的人显露自己的才能了。虽然他阻止了马皇后和朱雄英的死亡。但,看着朱标两鬓的白发和愈见鞠楼的身子,他知道,这位大明太子可能真的是病死的。

    而马皇后是缺乏运动,或者可能还和心情有关系。而朱允熥的出现,使得她的身子骨直到现在都还很硬朗。而朱雄英能活到现在,他却不知道,朱允熥出了多大的力。虽然朱允熥现在没有什么势力,但皇后的庇护,以及自己的提醒,还是使得朱雄英活了下来。

    而现在已经是洪武二十二年了,也就是说,三年之后,自己就要准备夺嫡了。而现在,也是时候开始准备了。思绪很多,想明白却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朱允熥闻听朱元璋问他,忙起身,道“启禀皇爷爷,孙儿以为。此事应该从两个方面看。首先,一个刚刚提拔的官员出现了贪墨的案子,那么他当初在长沙的时候是否干净,如果不,那么吏部是如何考核和提拔官员的。这中间的问题就大了。可能会牵扯到很多人。另一方面,如果吏部没有问题,那么一个原本廉洁的官员为什么入杭州主政一个多月就出现贪墨。是杭州官场风气如此,还是有人故意诬陷朝廷命官?”朱允熥说完看向了朱元璋。

    朱元璋和朱标相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中都是惊讶。朱元璋不用说,朱标是知道朱允熥可以再御书房看奏折的。但是也没想到,自己这个11岁的儿子,可以把问题分析的这么透彻。可以说,这个案子不外乎就是这三个假设是最有可能成立的了。朱元璋的惊讶却是因为,之前朱允熥虽然常在御书房,也会给他一些建议。但,从未像今天这样把话说得如此透彻,又如此的长篇大论。他以为自己已经很高估自己的这个小孙子了,没想到,还是低看了他啊。不过朱元璋是谁?能从元末农民起义中,脱颖而出的。自然是一代雄主。虽然惊讶,但还是接口道“那你觉得怎么办呢?”这自然是考校朱允熥的意思了。

    朱元璋在朱允熥这些年在御书房中,经常这样考校他。朱标也是见过多次的,所以也不惊讶。朱允熥,道“排钦差暗中调查。”朱元璋,道“人选呢?”

    此时已是洪武二十二年,自胡惟庸案后锦衣卫虽然还存在,但权势已大不如前。从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给皇帝上折子只能给布政使的折子中带一个夹片就能看的出来。否则,朱元璋也不必问朱允熥人选的问题了,直接排锦衣卫去就是了。朱允熥忙跪倒在地上,道“孙儿还没出过京师呢。人常说,上有天堂,下游苏杭。不如就让孙儿去吧。”

    朱元璋想了想,点点头,就算是答应了。朱标正yù反对,看父皇都答应了,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在朱标想来,朱允熥既没出过京师,而且也只有十一岁。排他去,实在是不怎么合适啊。

    但是朱元璋不会这么想。如果真如朱允熥所预料的。那么三种结果,无论是哪一种。掀起的都将是惊天大案。小一点,可能是将浙江布政使司的官员连根拔起。要是大了,说不定还要牵扯到部院大臣,皇亲贵戚。排一个官员去,一来难以保证他会不会有所牵连,二来,也难以预料他是否有所顾忌。而皇孙去,既不会像皇子那般引人注目,又没有官员那般的忌讳。而,朱允熥最大的优势是年龄。这个是所有人可以轻视他的原因,但却是他最好的隐藏手段。最后的最后,就是朱元璋对自己这个孙子的信心了。

    朱允熥见爷爷答应了,忙跪下领旨谢恩。朱元璋却道“别谢恩,你要去,我答应了。可你也要办好了案子,明白吗?”朱允熥忙道“这是自然,孙儿一定不负皇爷爷的旨意。”朱元璋点点头,道“那就尽快动身吧。先去跟你祖母告个别吧。”

    朱允熥知道,这是皇爷爷和父亲还有别的事情要说了。而,这些事却是不方便自己听的。所以就告退了一声出殿了。既然要出宫,自然要和皇后告别一下,而且还有些事要交代。

    朱允熥自从出生之后,还没有自己出过宫。此时心里自然是很兴奋的。只是皇宫里奔跑是失礼的事情,大声喧哗也是不好的。要不然,他肯定一路狂奔,还要大声宣告这个好消息。现在却只能故作沉稳的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向坤宁宫走去。

    皇后身为六宫之主,统率后宫,母仪天下所以每天有一项固定的工作就是巡视宫闱。朱允熥回坤宁宫的时候,马皇后还未回来。朱允熥便唤来自己的随侍太监,马三保。在大多数人看来,身居后宫,自然是宫女佳丽众多了。其实并不是,按照历朝礼制,宫女是不能和皇帝和皇子接触的。所以,平常照顾朱允熥rì常生活的就是几个太监。马三保自然是他们的头头了。

    马三保虽然是宦官,但却长得非常英武。听朱允熥唤自己,忙小跑进来,弯腰应道“殿下。”朱允熥道“本宫不rì要出宫远行数rì了,你把东西收拾收拾吧。”马三保应了声,又道“那殿下,谁随您去?”天潢贵胄出宫,自然是要带内侍的。朱允熥笑道“怎么?你不愿意陪我去吗?”马三保忙道“不不不,奴婢谢殿下的恩典。”对所有生活在深宫里的人来说,出宫,实在是一件不小的恩典了。

    朱允熥交代了几件琐事之后,笑着道“三保,咱们俩练练吧?”马三保大约是家学渊源,入宫之前就会些拳脚功夫,后来,朱允熥和侍卫学习的时候,他因为有一定的基础,学起来也就更快些。所以,一身功夫还是不错的。朱允熥知道自己年幼,和侍卫比试,人家不敢出力也没什么意思。可和马三保就没有关系,他虽然也让着自己,但尺度却把握的很好,不至于让朱允熥觉得自己仿佛武功盖世了,一掌可以把人击飞数丈。

    平常的时候,马三保一口就答应下来了,可今天却踌躇半响,不说话。朱允熥一项对下人优厚,也不训斥。只是开口问道“怎么了?”马三保道“殿下,皇后娘娘就快回来了。”允熥就笑了起来。马皇后在别的方面对朱允熥都还优渥,练武也不反对。唯独对朱允熥跟人过招,比试是非常反感。见一次,训一次。要不是朱允熥保着马三保,说不定早就被人拖出去杖毙了。没有办法,两人只好说说闲话了。正说着,马皇后就回来了。

    朱允熥自然出去一番见礼不在话下。朱允熥扶马皇后坐下后,朱允熥站在她身后,一边轻轻的给她捶着肩膀,一边轻笑道“皇祖母,巡视后宫,累了吧?”马皇后呵呵的笑着,握过了他的一双小手,道“有你在啊,我就不累。”朱允熥闻言,轻轻挣脱了皇后的双手,在她面前规规矩矩的跪好,道“皇祖母,孙儿不孝。”说着磕了一个头。

    皇后便有些诧异,这个小孙子,调皮是调皮了些。但,从小懂事,从他嘴里吐出“不孝,”这两个字,还不知道是惹下了多大的祸事。忙道“怎么了,快起来,慢慢说。”朱允熥又磕了一个头,才道“孙儿不rì就要去杭州了,此次出宫之后,想必也不会再住回这坤宁宫了。您以后可要自己多多保重啊。”说着自己眼圈也红了起来。

    朱允熥明白,此次自己出宫之后,若事成,自然所有的人都不会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孩子,那时候再住在坤宁宫也就不合适了。若事不成,这份荣宠,想必也不会长久。以后虽同住宫城,但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总陪着nǎinǎi了。

    马皇后闻言,却是笑了起来。伸手拉起了朱允熥,把他搂在怀里,道“我还没见过我的熥儿哭过呢?今天是不是为了皇祖母破个例啊?”朱允熥闻言笑了起来,眼泪却终究没有掉下来。马皇后,却用手扶着他的双肩让他站好,然后对他说“熥儿,你要记得,你是天家血胤,是天潢贵胄,是洪武皇帝的子孙。万里河山,亿兆臣民都在看着。你以为皇祖母是那种看着子孙在自己身边就开心的糊涂老人吗?你有出息,才是最大的孝心。”

    朱允熥闻言也正sè的点了点头,道“孙儿知道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马皇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祖孙俩又笑眯眯的扯着些闲话。

    第二天一早,朱允熥一大早就赶到了上书房。搞得上书房师父有点摸不着头脑,三皇孙自小聪颖不假,勤奋好学也是有的。但是来上书房的时间,却从来都很准时。不早也不晚,今天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朱允熥今天却是异常恭敬,不仅亲手给师父沏了茶,还把朱雄英和朱允炆本来很干净的书桌又擦了一遍。看的后来到的朱雄英和朱允炆也是一阵迷茫。老三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纵有千般疑问,也要等下学了之后才能问。上书房里扯闲篇,可是要被师父责罚的。好不容易等到下了学。朱雄英和朱允炆就围了过来,一起问道“老三,你今天怎么了?”

    朱允熥笑着道“没怎么啊。”朱雄英道“这可不像你平rì里的样子啊,到底怎么了?和哥哥们说说。”看着两个哥哥眼睛里关切的神情,朱允熥也挺感动的。正准备说话。却有宣旨太监到了。

    弟兄三个连忙跪倒。太监面东而立,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孙允熥聪颖明达,”中间就是一大堆的文言文了,都是称赞朱允熥怎么孝顺的话,最后的才是重点“你前rì与朕说的,想去外游历一番的事,朕念在你自幼未尝出过京师,也就准了。此去,默念自己是皇家子嗣而骄横无礼。切记,切记。钦此。”

    朱允熥忙领旨谢恩。弟兄三个爬了起来,送走了传旨太监。弟兄三个一边往坤宁宫走,朱雄英道“老三,皇爷爷对你可真好。我也没出过京呢。你去了,可要多看看,回来讲给我们听啊。”朱允熥自然点头应允。

    朱允炆却是低头不语,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朱雄英光顾着和三弟说了,一时也没注意。朱允熥却是明白他的心思,也没说什么。请过安后,朱允炆就匆匆的回了东宫,这下朱雄英也看出了问题,正准备追出去问问。朱允熥却一把拉住了他。朱雄英回头,道“你二哥怎么了?我得去看看啊,你拉我做什么?”

    朱允熥笑着道“大哥,我不rì就要出京了。有些话想和你说呢。”朱雄英虽然心急想去看看朱允炆,但老三就快走了,也就停了下来。道“哦,那你说。”朱允熥道“大哥,我走了之后,你要多多来看看皇祖母啊。”朱雄英点点头,道“这个自然。你不说,我也会常来的。”

    朱允熥“嗯,”了一声,想了想道“大哥,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后宫之内颇多诡辄。我出宫了,你自己小心着些。”朱雄英虽然人憨厚,但是不代表笨。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听的明白的。这皇宫之内,不希望他朱雄英长命百岁的是谁,还是很好猜的。朱雄英点了点头,道“这个,我明白。你出了宫,也小心些。”

    朱允熥笑着道“大哥放心。”兄弟两人虽然都是笑颜,但是其中的苦楚却是彼此都读得懂。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要是常氏现在还活着,这兄弟俩又何必如此小心翼翼?

    洪武二十二年9月初五,太子第三子朱允熥出京游历。满朝文武,封疆大吏,谁都没有注意这个小娃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4xiaoshuo.info。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info